吴永平官方网站
http://2290.diaosu.cn
吴永平首页>文章>正文

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躯体》•一次创作经历

更新时间:2020-02-25 00:34:28 作者:吴永平
从未曾想过被电焊强光蛰伤后的一周内再一次被蛰伤。

而这次受伤看似偶然,事实上却又是一次无意中把自己融入到创作里去,这种融入似乎是一种创作状态,忘却的前痛再一次伤害到我的眼睛。由于眼睛的不适而导致对身体的不适,事实上是一个因果关系。这种的创作因素直接来自由身体对创作对象——物质的反映,是创作者对物质有着一种亲近的融合过程,不管这种融溶过程对你自身而言会不会有适与不适的感受,都是创作本体对物质的一种感受力。

然而有了这种感受对于创作是一件好事,首先“我”知道我应该干什么,身体不适的反映直接就印记在作品之中的可能就很大,由此而引发的创作思绪就会日渐清晰。

对体量的思考,材料的运用,空间的运用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把握。异质同构的构件,哪几种材料,如何构建,构建过程中的一些问题,技术性的、艺术性的等等的这些因素都会在身体产生不适的时候,迎刃而解决这些问题。换句话说在建构这些形态的过程当中,正好由于建构的过程中,此物质与彼物质对你身体产生巨大影响之后,这些问题都将随身体的不适,而派生出对此思考的结果,都将较容易地解决这些艺术、技术性的问题。

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躯体》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孕育而出的。成熟的思维往往来自于身体的不适,成熟的思维转换成技术的操作是一种持续的时间问题,是技术步骤,这步骤不是完完全全的有绪,在有绪的状态中会有无绪的现象,但这种无绪的现象在创作中就显的无举足轻重了。和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眼睛》一样,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躯体》先是用泥稿翻制了三个外模,用三个一半的外模来构件螺母的形,螺母的另一半是用整木来建构的,这样两半对接的作品形式就出来了,底部钢板与钢板之间的处理是整个作品空间处理的重要部位,这种空间处理后,上部分的体量被抬空,不觉下沈。

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躯体》和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眼睛》是同一思维的作品形式,但不同的是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眼睛》是同质材料所创作的,技术使用单一,加工难点只有一种,在焊接的时候不断加法,加到你认为不能加为止。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躯体》是异质材料同构的作品式样,它的加工,使用的工具也不同,这样的话在同一件作品中迫使你学会多种工具的使用。

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会使用工具,农民使用锄,笆等工具,称之为农民,工人使用工场提供的指定性工具才称之为工人,艺术家称其为艺术家是综合了各种工具的使用之后,更自由更灵活的运用多种工具。

《被强光分离后——我的躯体》便是这样的一件作品,它的产生不是虚构的,它是我身体不适之后一种身体对材料的一种对话,一种痛楚之后的形式转换。

 

 

吴永平于中央美院

评论

发表评论

微信

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