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永平官方网站
http://2290.diaosu.cn
吴永平首页>文章>正文

与退步并行

更新时间:2020-02-25 02:37:44 作者:吴永平

    在一个很暖的午后。

    北京阳光照例很充实,庸懒的姿态中瞄了一眼《退步集》。

    一般情况,诸如此类的题目都可能让我多加注意一层,大抵我自己亦差不多是这一类土洋相间的人了。

    其实这多看一眼的意义在于自己就因了这么一眼所带出的一些东西。

    出书是一种热潮,基本上是人都想这么做。名人公众型人物先这么一掷,恨不得连民工,坐台小姐们也纷纷摩拳擦掌地要写写自己,写写所谓的行当。把自己撕碎、解剖,付之于大众而不计后果。

    《退步集》是陈丹青的书,我之所以多看了这么一眼,是有一些好奇。

    其一,也许我们在大体上应该是一类人,都在搞着所谓的艺术,都在干着教师这一行当。他是中央美院出来的,出去后去了一些地方转悠。我是从外面进去的,在外面转悠了才进去。现在他从转悠后变成了教师,我一直在当老师,只是从前在别的院校转悠。

    其二,他有很多为什么,我也有很多为什么。很想回答他很多为什么,可他并不是在问我,或许根本不是他的问题,或许根本不是他在问,也许我问为什么也不是真的问,也不是向谁发问。

    看书差不多都是这样,先是选一些自己喜欢的书来看,看着看着,发现书中有些东西与自己相象,便会还看下去;或者跟自己很不一样,也会看下去,这是一种。另一种是看着什么也没有的,可能看几张就放下了,没什么可说,随时可以放下。

    其实我想说说“退步”,“退步”不是全面否定的,空前的失败,退步要看环境看时间看地点,有必要退则退,没必要退则不退,看着有情况可退反之可不退,进之有危险可退反之才可不退,总之退之与进之而言是度量上的问题,如果我们把手的前后运动理解为进退的话,那是一种协调。

    说到退步千万不要举例现在和过去的比较,年龄差距的比较,这种比较本来就不积极。例如有些高级教师或大师级的人在调侃说让他们再一次报考本课,未必能考上诸如此类的话题,在我看来不是未必,是肯定上不了。未必里面还存在着几分可能性,而肯定是指彻底没戏。这就是我要说的不能这么比较;很可能现在有很多“考试机器”(这种人现在很多,在青年人中),将来未必有才有用,当然我这种怀疑有没有太多的根据,等待结果才是检验的唯一标准。

    退步应该分四个方面来说,一是随着年纪增加,事务开始繁杂,社会地位逐渐抬头,社会交际与应酬逐渐增多,社会的转型给每个成年人的压力大大超过年轻人,家庭、子女、父母、工作、职称、教学、扩招、经济、荣誉、身体、病痛这一系列的问题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,你说说在表面上看能有不退步的道理吗?一个成年人如果很好地理好了这些矛盾关系之后,我们却又不用“进步”去评价他了,该用成熟了,狡猾了,好听的是稳重了。另外一种可否理解为退让,看看前后左右吧!虎视眈眈的大有人在,朝气勃勃的大有人在,摩拳擦掌的大有人在,一相情愿的大有人在,不知天高地厚的大有人在,把这些人一块儿矗在你四周,你定会大唤救命了,不逃不跑可能下场就会很难看了。这一种分两支,一支是早有预测加自然法则,早就穿着跑鞋时刻准备着;一支是执迷不悟,勇于抵抗,直到最后壮烈牺牲……

    上海的天气和人一样比较含蓄,总是阴天很多,不去张扬,但都有这么一股子暗劲。我来上海也是被一个展览和开幕式邀请的,幸运的是自己是众多搞艺术的其中一名罢了,不会有发言,不会有重任,所以在进步与退步之间就不太明显了,评价它的意义就变得不是有意思的一件事了。

吴永平2005年11月11日写在

上海莫泰酒店

评论

发表评论

微信

微博